酒泉子

周叶双担

【周叶】人生如戏全靠演技

   
      周交警×叶大厨   (警车×小电驴)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时节:夏季

      今天夜里,帅气冲天的小周同志接到一个任务——去兴欣饭店门口查违章停车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把警车倒入路口旁的停车位,熄火拔钥匙拉手刹,一套动作干净利落,从外面哐地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  理了理身上的警服, 整了整表情,看起来颇为严肃地往兴欣饭店走去。

      刚走出一段路,后面传来砰咚一声闷响,伴着几声"诶哟"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立刻转过头,但是却什么也没看见,纳了纳闷,转过身走回去看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  嗬,原来是一辆小电驴撞了警车屁股,还侧躺在地赖着不走,似乎是打算来场两轮车与四轮车的艳遇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双手抱胸,盯着躺地不起的小电驴,琢磨了会,交警的直觉告诉他:这哥们绝对是喝高了,车速太快,来不及刹车直接撞上了他的车,哦不,是局里的车。

      他一想到这就头痛,局里"保姆"江波涛要是知道这车被蹭了,肯定让人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  重点是,他现在还没找到犯罪嫌疑人!

      他抬头看了一圈,发现十几米开外,一个身穿灰白T恤配黑短裤的男青年一副哲思者的神态,静静地环胸伫立,远远望去,他的眼神似乎闪着名侦探柯南里常出现的精光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一秒锁定嫌疑人,不过看着他那样子觉得好气又好笑,故意走上前问道:"你,干嘛?"

      叶修看了他一眼,像是就等着周泽楷这么一问了。

      他皱了皱眉头,一脸痛心疾首:"真是世风日下啊,现在的人真是猖狂,政府都宣传多少次了,说不能骑电车 不能骑电车,就是不听,连警车都敢撞!"

      周泽楷: "..." 请继续你的表演。

      叶修瞅了他一眼,见周泽楷如柳下惠坐怀不乱,呸,是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  做出一副着急样,继续扯道:"交警同志,我刚刚看见那人往路口方向跑了,你要追赶紧追,要不赶不上了!"

      周泽楷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,觉得奥斯卡绝对欠他一座小金人!

      见周泽楷盯着自己不说话,暗道不好,心里给支使自己出门买烟的魏琛送去八百个问候。

      叶修对着周泽楷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最无辜的笑容,狗腿道:"警察同志,你看起来玉树临风风流倜傥...傥...英勇神武,哪还有您追不到的人,别想了,快去追吧!"

      "晚了可来不及了,你看一溜烟人家就不见了。"

      说完,叶修还指了指路口,对身边的周交警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看他脸蛋红扑扑的,身形晃晃悠悠,腿上还开了一口子,一直在淌着血。

      他皱了皱眉,抓住叶修的手腕,拉着人往车里带。

      叶修心里一咯噔,惊疑不定地看着周泽楷,想挣开又不敢,任着周泽楷拉着自己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拉开车门,动作小心地把叶修推进后座,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。拉开车内灯,长臂一伸,抓起后备箱里医药箱。

      叶修怔了怔,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的动作,摇了摇身子,感觉脑袋更晕乎了。

      "别动。"周泽楷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  叶修迷不愣噔地还真听他的话,葛优瘫似地坐在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把酒精倒在小棉布上,慢慢地给叶修擦拭腿上的血迹,又抽出一支棉签,沾上酒精,小心仔细地清理伤口。

      被细心服务的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,眯着眼看向周泽楷,略长的刘海遮住额头,不掩帅气,反显温顺。

      小交警突然抬起头,两人视线相撞,叶修突然很想捂心口喊道:怎么能这么帅!

      他不明就里地看了一眼正在傻笑的叶修,接着收拾用过的垃圾,把它们扔进车用小垃圾桶。

      "小同志,这伤口被你处理得真好,你叫什么名字啊?改天我带一面锦旗去感谢你啊。"叶修有一下没一下地摆弄别车里的企鹅U型枕,笑眯眯地看着周泽楷。

      他心痛看了看自己心爱的企鹅枕,还是好脾气地回答:"周泽楷,不用。"

      "你看起来比我小,那我就叫你小周吧。小周,有女朋友吗?"叶修偷瞄了他一眼,试探性问道。

      "?" 非亲非故的,问这干嘛?

      叶修调皮地冲他眨了眨眼,笑道:"我看你人帅脾气好,肯定有大前途,我家有个漂亮妹子,你要是没女朋友,就介绍介绍给你呗?"

      周泽楷猛摇头,半晌才吐出个"没、不"两字。

      "不会吧,喜欢男孩子?" 叶修佯装惊诧道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歪头思考了会,闷闷回答:"不知道。"

      叶修这一听就明白了周泽楷是个初恋都没有的清纯小帅哥,抬起手想要拍拍周泽楷的肩表示安慰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根本没注意到叶修的动作,长腿往前一跨,爬到了驾驶室。在叶修要下车之前把车门锁住, 还给后座的叶修回了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  叶修被他的笑晃了晃神,歪了个身子,侧躺在座上,偷看了好几眼周驾驶员的侧脸,心里哀叹哥看来是要弯,美色误人啊!

      他张望着一路的景观,装作什么也不知道,忐忑问道:"小周,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呀?"

      "局里。"

      "哎呀,不用那么麻烦,作证的话,你写下来就行了,以前都这样。"

      周泽楷摆了摆后视镜,看了眼镜里叶修继续扯皮的样子,收回目光,直视前方,问道:"以前?"

      "啊,以前我去你们前队长那喝过几次茶,也了解了些业务流程嘛。"

      周泽楷表示无话可说,原来是个惯犯,看叶修的眼神都变得复杂了些。

     周泽楷也顺着他演了起来,趁着红灯,牵起了一个笑,回头对叶修说:"作证,走流程。"

      说完,又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  叶修在车后座纳闷,交警出新规了?

      周泽楷开车很稳,在去局子的路上,叶修几次差点睡过去。

      "交两百。" 一回到局里,周泽楷安排叶修坐下,自己坐到了对面,一边在办公纸上写东西,一边对叶修说话。

      "哈?" 叶修傻眼了,合着这小子早就知道自己在演戏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从案上抬起头,把手中的纸推到他面前,一副"受罚吧"的得意小表情。

      他不能怪周泽楷,毕竟自己说谎在先,无奈之下,只好装可怜:"哥现在没带钱,小周,要不你借我点,赶明我一定还。"

      周交警一脸怀疑。

      "小周,你看我们相识一场,一定是前世扭断头修来的缘分,我可是兴欣的第一厨师,这两百块我一定还!" 叶修就差没拍胸脯以表诚意了。

      看他在迷迷瞪瞪的情况下还努力做出一副清醒样来,"他真可爱"的念头不自觉地在周泽楷心里浮起来。

      神差鬼使地,他下意识应了声"好"。反应过来,被自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 叶修撑着下巴,瞟了眼墙上的时钟,眼眉弯弯地对着他笑道:"那小周好人做到底,把我送回兴欣好不好。"

      叶修说的是陈述句,他相信周泽楷不会拒绝他。

      果然,周泽楷点了点头,让叶修等他会,自己去换身衣服。

      门被打开,一身休闲装的周泽楷走出来,叶修笑着打量他的完美身材,忍住想吹口哨的冲动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把自己的奥迪开出来,停在叶修面前,按下降窗键,用眼神示意他坐上副驾驶座。

      叶修本来还愁着怎么坐上人家的副驾,周泽楷这个表示正合他意,乐得屁颠屁颠地爬上去。

      一路上,叶修强打精神地找话题聊天,周泽楷偶尔给个回应。把车开到兴欣饭店门口的时候,他才发现叶修有好一会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转过头去看叶修,只见他双手交叠撑在头下,面对周泽楷侧卧着,脸上还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  这一仔细看,周泽楷才发现其实叶修是个帅哥,白净的脸,每一处都恰到好处,只是打扮得邋遢些罢了。

     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他摇了摇头,伸手小幅度地推了推叶修,来回好几次,叶修都没醒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认命地叹了口气,下车绕到副驾旁,打开车门,俯下身把叶修背起。

      亏得周泽楷需要天天锻炼,要不他能被叶修压得趴在这地上,掂了掂身上的人,一步一步地往兴欣走去。

      身后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,他闻着周泽楷身上带着肥皂的香味,不做声地咧开嘴笑了,心想自己铁定是要弯在小周这了,不过很值。

      自那晚之后,叶修经常去找周泽楷,理由千篇一律——还钱。

      每次看着叶修笑眯眯地把十多块还给自己时,周泽楷都在认真思考要不要带叶修去劳动局,毕竟兴欣看起来在坑害虐待员工——工资连两百块都不到。

      在叶修把自己掰弯的三个月后,他成功掰弯了周泽楷,从此人生大和谐日日夜夜酱酱酿酿。
   
   

评论(1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