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泉子

周叶双担

【周叶】King of flowers(下)

 

      次日,阳台上滴水的内裤,随盛夏热情的东南风妖娆摇摆,叶修烦躁地揪头发,昨夜一定要见周泽楷把话问清楚的念头灰飞烟灭。

 

      春梦里模糊的人影从缪斯女神变成了自家高富帅粉丝,叶修觉得自己需要缓缓。好在今天是他的休息日,不用去花店给他的闹心再添上可能的一笔。

 

      吸溜最后一口汤,叶修心情颇好地来个泡面桶灌篮,拍拍手朝他的小花园走去。

 

      他一会给花松土,一会瘫沙发,溜达半圈最后还是定定地坐在电脑桌前,对着发表三言两词获奖感言的周泽楷傻笑。

 

      "啧,话还是那么少。"叶修自言自语道。

 

      滴滴滴,左下角叶秋的头像亮闪闪,"妈叫你今天回家吃饭,不来不给手机。"

 

      叶修哼哼,叶秋这小子竟然拿手机作要挟,不过这威胁他吃了。

 

      他套上卫衣和发白牛仔裤,拎起门旁柜子上的钥匙,哼着小曲出门。

 

      "爸妈,我回来了。"还没进门,叶修就朝屋子喊一声。

 

      门里的叶秋朝他挤眉弄眼,用口型对他说:"不在。"

 

      叶修松了口气,抬脚上阶,在叶秋面前站定伸手,笑眯眯地看着他,叶秋没由来地觉得天有些凉。

 

      手机的包装还没被拆,牌子是被啃了两口的橘子。

 

      "这可是最新版,我对你可真好。"叶秋凑过去看叶修拆包装,邀功道。

 

      "嗯,还不错。就是要怎么用?"叶修把手机递给弟弟。

 

      见傻弟弟一脸鄙夷,叶修耸耸肩:“敬老爱幼懂不?傻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叶修不傻,只是对手机没兴趣,经过叶秋的老妈子解释,叶修很快就上手了,他翻开通讯录,想要新建联系人,才发现他没有周泽楷的号码。

 

      "......"时间有一秒静止。

 

      叶秋在旁兴奋地搓搓手,混蛋哥哥还有些良心没有忘记自己这个弟弟,不过他怎么还没开口问我号码?

 

      叶修盯着空白的界面看了一会,叹了口气把手机收进口袋,蹲下身去抱起一直蹭他裤腿的小点。

 

      弟弟有些蒙,接下来不应该是激动人心的互换号码吗?抱着什么狗!

 

      直到饭菜端上桌,叶秋还是一脸没好气地瞪着叶修,混蛋老哥!

 

      "阿修,来尝尝妈的手艺有没有变。"

 

      叶修看着温柔贤淑的妈妈,不知何时白丝爬上了双鬓,忽然间鼻头有些酸,他匆匆低下头,夹起一口菜塞进嘴里,嘴里嚼着东西含糊不清:"好吃,妈做的菜最好吃。"

 

      他早年离家出走,现在回来后又搬出去自己一个人住。叶父始终觉得男儿郎摆花弄草不成体统,为了避免冲突,叶修很少回来吃饭。

 

      叶修默默吃着妈妈放在他碗里的菜,略长的刘海遮挡微红的眼眶。

 

      收拾好情绪,叶修夹起一块酥软鸡胸肉放在叶母碗里,朝她温柔地笑,说:"谢谢妈。"

 

      叶母眼里顿时泛起水雾,高兴地朝叶修不住点头答应。

 

      "妈的手艺太好了,以后我要经常回来吃。"叶修心里很不是滋味,自己和爸的矛盾不应该让妈妈来承担。

 

      说完,叶修快速地瞥一眼从未发言的爸爸,见他面色缓和,便放下心来。

 

      "那你哪天回来得提前打电话,要不可吃不到这么好吃的。"叶秋见气氛朝亲人相认的悲惨画风发展,赶紧打岔开玩笑。

 

      "阿修买手机了?"叶母惊讶道。

 

      叶秋没给叶修开口的机会,逮着机会向叶母告状:"刚买的,哼,竟然没问我要家里号码。"

 

      "我记得呀。"叶修夹起一块豆角往嘴里塞,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 

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有人都停下了动作,叶修疑惑地看向他们,只见三人不同程度地红了眼眶。

 

      饭后,叶修主动去洗澡,和叶秋两人在厨房里闹,叶母进来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斗嘴,神色温柔。

 

      不一会叶秋就喊了累,给两人空出说悄悄话的空间。

 

      叶母看着叶修的侧脸,不知不觉中自己错过了孩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成长期,记忆溯游而上,那时穿着校服的稚嫩少年与现在成熟的青年重叠。

 

      "有女朋友了吗?"天下妈妈的典型问题。

 

      叶修摇摇头,逗她道:"你儿子这么帅,不愁没人要。"

 

      叶母笑了笑,半响,又说:"其实,今天很多菜都是你爸选的,他啊,什么也不说。"

 

      叶修默默点头。

 

      "这些年,他变了不少,一会你给他倒杯茶吧。"

 

      "嗯。"叶修给叶母一个意味不明的背影,他突然想到周泽楷,如果他遇到这样的状况要怎么做。

 

      心里的东西貌似藏不住了,要冒出头来。

 

      "妈,如果总是想着一个人,这是什么?"叶修问道。

 

      "嗯?"叶母闻言有些欣喜,儿子是遇到喜欢的人了,可是又不确定?

 

      "额,喜欢人是什么感觉?"看起来妈妈像是没明白他的问题,叶修进一步具体问道。

 

      "共喜共忧,时刻想着他,相处时心跳加速,会对关于他的事好奇。"叶母欣慰地笑了,颇有吾家有儿晚长成的意味。

 

      叶修心下有些慌,他貌似条条中红心?

 

      听话地给老爸上完茶后,叶修跟妈妈闲聊了几句,便由着叶秋送自己回家。

 

      叶秋车速不快,一路上找话题跟叶修聊天,而后者正对着窗外发呆,一抹黑影一闪而过,叶修瞳孔放大,叫道:"停车!"

 

      吓得叶秋一脚把刹车踩到底,路面发出"呲——",叶修解下安全带,语速极快地跟叶秋解释,说完便跳下车朝花店方向跑。

 

      叶秋无语地看着后视镜里叶修奔跑的背影,委屈吐槽道:"哼,混蛋哥哥,什么熟人比你弟还重要。"

 

      叶修朝着那个熟悉的背影跑去,却在五米远的地方踌躇不前。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在急刹车声响时就看见叶修,看他朝自己飞奔,在这灰蒙蒙的夜晚像是五彩灯般炫丽多彩。

 

      却见叶修在前方迟迟不动,周泽楷抬脚大步朝他走去,站到他面前,笑着问道:"怎么停在这里了?"

 

      叶修脑子带着剧烈运动后的茫然,不知如何回答,喜欢你还是瞒着你,不知如何选择。

 

      "天晚了,去我家坐坐?"过半响才清醒过来的叶修想拍死自己,这四舍五入就是邀请别人干不可描述的事。

 

      他抬眼偷偷看一脸平淡自然走在自己身边的周泽楷,吁一口气,还好对方没想多。

 

      两人沉默一小段路,周泽楷先开了口:"我去比赛了。"

 

      "嗯,我在网上看了,可以呀,拿了冠军。"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猛地转过身,不可置信地看着叶修,"前辈...?"

 

      "对,我知道了。"叶修耸耸肩,没继续说下去,他想知道周泽楷是怎么想的。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仔细盯着叶修的神色,没发现什么与往日不同来,像是说今天吃了三文鱼一样语气平淡。

 

      "不是故意瞒着,没准备好。"周泽楷顿了顿,决定还是解释清楚,以免生枝。

 

      "嗯?准备什么?"叶修想不通作为四好公民的周泽楷坦白身份需要什么准备。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有些害羞,开口解释道:"冠军。"

 

      这大概是所有粉丝共通点,当与喜欢的人成为朋友后,想要手握更多的砝码,让自己配得上偶像的青睐。

 

      叶修失笑,只觉得周泽楷怎么这么好这么可爱。

 

      "冠军拿到了,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,小周朋友。"叶修心里的那点疙瘩在"冠军"两字下冰销雾散。

 

      叶修觉得周泽楷跟相亲似的,就差没告诉他银行卡号和密码。

 

      亏得周泽楷的短词经,这一路都不可能落得尴尬,进了叶修家,他想着貌似全托了才停嘴。

 

      “牛奶还是水?”叶修打开冰箱,转身看他。

 

      见周泽楷正襟危坐,像在老师家做客的三好小学生,脊背挺直,双手放在膝上。叶修笑出声,说:“小周,不用那么拘谨。”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耳尖泛红,微微点头。抬眸细细打量这间房子,处处体现一个单身男人的气息,简单大方的摆设,纯白的墙,一套台式电脑套装,垃圾桶里隐约可见牛肉面盒子,刚才匆匆一眼冰箱里的寥寥无几,唯一不同处是阳台的繁花似锦。

 

      看着叶修左右手,周泽楷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矿泉水,即使他很喜欢甜食,不选牛奶只是为了缩减两人之间微妙的年龄差。

 

      叶修坐到周泽楷身旁,往后倾倚在沙发上,小口喝着牛奶,偷瞄春梦对象,装作漫不经心问道:“小周有对象了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“没。”周泽楷觉得叶修是最好的偶像了,还关心粉丝感情问题,真接地气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有些小窃喜,看对话要陷入冷场面,他随口道:“嗯,我也没有,真是难兄难弟。”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听见他的形容,忍不住笑问:“难兄难弟?”

 

      “嗯,对呀,同样帅过十条街却还没有对象。”叶修咂咂嘴道。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想起看过的一个段子,脱口而出道:“自产自销?”

 

      顿时,两人脸色爆红,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周泽楷更是羞赧不已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前辈,我…”

 

      “小周…”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出乎意料地大曝口速,急急开口:“你先。”

 

      “…没事,你今晚去店里是不是要买花?”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一愣,答道:“呃,算是吧…”

 

      典型的周式顺水推舟答法,毕竟周泽楷也弄不清自己为什么大晚上跑叶修的店。

 

      “要不我送你一盆小雏菊?”叶修心情忐忑地看向周泽楷,不论出何想法,此刻他就是想赠与心上人这份隐秘的感情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小雏菊?”周泽楷有些惊讶。

 

      “不喜欢?”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摇头,他想,也许叶修没有想到花语吧。花艺师在很多时候会不自觉地忽略花语,更注重花本身。

 

      他的目光一路尾随叶修,看他在阳台上的小花园里仔细挑选,名为情动的藤蔓将他拥得更紧。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喜欢叶修,不知何时开始,回首已觉情深难拔。

 

      最初的崇拜敬仰,是一个完美的开头,粉丝与偶像的相见。

 

      以花之名的互动中,周泽楷发现叶修的更多面,他似潇洒牡丹,似慵懒垂柳,似坚韧寒梅,似温柔木槿。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惊觉,说叶修似百花,不如说百花学他,他是King of flowers。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他突然很想误会叶修送雏菊的原因。

 

      周泽楷迎着叶修白皙的手臂,目光溯流而上,盯着他漆黑的眼眸,一字一顿认真说道:“明天,我可以送你蔷薇吗?”

 

     END.


评论(4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