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泉子

周叶双担

【周叶】朕与将军解战袍

  *小甜车

        “竟连失两村,虽及时在几个时辰内收回,周卿,退朝后朕要个解释。”龙椅上的俊美男人眼角微挑,寻的理由好不荒唐。

       刚被选拔上来的新人朝周泽楷投去同情的目光,与朝堂小白兔不同,老臣们个个皆是欲言又止痛心疾首样,周将军这战袍还未解下,连夜赶着来上朝秀恩爱,这荣耀王朝还有没有明天了。

       众人散去,殿门被守卫贴心合上,身旁服侍的公公极有眼见力地退下。

       “周卿,过来。”座上的华服男人斜倚身后明黄的靠垫,朝站在朝堂上挺拔如松的将军勾勾指。

       “臣,确有失职,请陛下惩罚。”周泽楷站得笔直,眼里笑意都快溢了出来,与他说的话八竿子打不着。

       叶修起身朝那人一步步走去,故作步履摇曳,价值连城的冕旒被摘下随意扔到身后,代表身份的皇服被不知怜惜的某人散在地上,走到周泽楷面前时,叶修只剩素白的内衫懒懒散散地挂在身上。

       纤长白皙的手指从周将军的喉结缓缓移下,双手覆在衣带处,坏心眼地指尖尖打转,凑到他耳旁吐气轻声道:“那罚周卿将这战袍解了,与朕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那真是便宜臣了。”语毕,拉着作怪的手将战袍的系结挑开,啪地一声响,沉重的军甲落地,外衣也褪了去,露出的内衫竟是与天子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 叶修摩挲着周泽楷内衫上秀着的嫩绿叶子,笑道:“不知周将军离京多日,可如这件贴身衣物般将叶子放在心尖尖上?”

       “自然。”周泽楷忍不住凑上去偷一口香,满足地抱住眼前人。

       叶修阴阳怪气地哦一声,指了指周泽楷的心口,说:“那娶不娶清河郡主了?”

       周泽楷哭笑不得,调侃道:“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又没有碰过她们。”叶修反驳道。片刻觉得心里特不是滋味,推了把对方,酸溜溜说道:“你娶了也好,省得他们烦你。”

       他们自然指的是周府上下与待字闺中的各侯府之女。

       “只娶你。”周泽楷揽人入怀,亲昵地蹭着叶修的颈脖,他们之间早就没了君臣之道。

       脖子传来的痒意逗得叶修咯咯笑,还得抽神反驳:“是你嫁我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嗯,我嫁你。”乖巧的模样与其"冷面美人是铁将"的传言天差地别,若是叫外人看了去,怕是要吓掉大牙。

       “先说好了啊,我可不许妻有外室……唔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便被小狼狗堵住了唇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点这

      “还来啊……”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 “学而时习之。”

      “小流氓!”

    END.

评论(13)

热度(1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