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泉子

周叶双担

【周叶】天赐狐精 1

      *中篇
      *提前祝我叶生日快乐~

      月光煞入山林,树影斑驳,枝条纵横,起雾的黑夜,在一片寂静中显得格外诡异阴森。

      远处传来细微声响,走兽奔跑的声音由远及近,嗒嗒脚步声急急,带着草木露水的潮湿声。

      忍着身上持续传来的刺痛,叶修拼命朝林子里跑,后边是蟾蜍精刘皓的追杀,前边是错综复杂的妖林,进退维谷。他抿了抿嘴,估摸着化为原型的自己有多大机会脱身。思罢,一头扎进灌木丛中,收起尾巴矮着身子小步快走。这小段路都没有遇到妖怪,身后也不见刘皓的动静。

      察觉事情蹊跷,叶修停下脚步,竖耳朵仔细听,衣料的摩擦声骤然入耳,他惊得抬头望去,一双手朝他伸过来。动作之快,叶修回过神时已经被人抱在怀里,抱着他的那人双手修长且骨节分明,人也是长得俊得不行。

      或许是周泽楷的掌心太温暖,揉着他的软肋后颈处,叶修渐渐放下反抗,衰衰地趴在人怀里,心里不住哀叹美色误人,发出因被顺毛而开心的哼唧声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低头看怀里的红狐,不禁觉得好笑,受如此重伤还能这么开心?

      "孙翔,你那边处理完了吗?"唐昊的声音从东边传过来。

      "也不看爷爷是谁,早就完了,你们呢?"

      众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三三两两走到周泽楷身边集合。还未走近的孙翔眼尖瞧见周泽楷怀里的狐狸,脸色顿时惨白,后跳三步,指着叶修的手抖得像是迎风抖动的小树,大声叫道:"周泽楷!你怀里那是什么?!"

      周泽楷无辜地看向他,回道:"狐狸。"

      "我就知道!我小时候被他们抢过糖人,这些妖孽化成灰我都认识!狐狸,翔之敌也!"孙翔絮絮叨叨沉浸在童年阴影里。

      轮回众人自觉地堵住耳朵。

      "小周,你这边怎样?"方明华问。

      "收了只蟾蜍精。"周泽楷盯着江波涛抚在狐狸身上的手,严肃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  方明华听周泽楷这语气一愣,蟾蜍貌丑是公认的,难道是这蟾蜍丑得惊天地泣鬼神,惹他们轮回门主不开心了?

      在江波涛准备再次动手之际,周泽楷倏地转身,吩咐众人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  早在江波涛对他的毛下手前,叶修就已经半昏过去。周泽楷把他抱进自己的房间,叫人送来温水和药,轻轻地擦拭叶修身上的血迹,为他清理伤口上药,至始至终抱在怀里,不在意弄脏衣服。

      夜深,周泽楷的屋子透着细微亮光,床边特意压暗的火烛无声燃烧,照着倚床呆愣的人。他着素白浴衣,白天束起的头发也放了下来,清冷的气质带着一丝慵懒。他一手撑着脑袋,一手给狐狸叶修顺毛,眼底情绪翻涌。

      叶修醒来时,身上的伤痛感比昨晚减轻不少,一股不属于自己的灵力在体内柔和地游走,修复他受损的内脏。

      忽然想起自己晕过去之前遇见的小帅哥,他从床上蹦起,不小心扯到伤口,叫痛嘶一声,警惕地打量周围。

      房里的东西很少,一套对着窗棂的桌椅,上边只摆几卷竹简和笔墨纸砚,角落里立着木施,挂着几件锦服。叶修扁了扁嘴,心道:"这屋子的主人也太无聊了吧?"

      叶修身形晃了晃,感觉还是有些乏,内脏受损不是小事。要不是陶轩趁其不备陷害在先,哪轮得到刘皓来伤他?既然故友待他如此,往日情分他叶修亦可不要,后日相见必刀剑相接。

      恩怨是分明了,可是肚子饿了要怎么办?这间屋子虽然无聊,但却给他莫名的安全感,且不说门外是否有未知的危险,照叶修懒散的性子,他宁可先饿着也要再睡个回笼觉。叶修钻进被子里,一股香味随他动作飘入,他惊喜地探出头来,循着气味发现床头摆了不少糕点蒸虾,虾还被人细心地去掉了外壳和头尾。

      美滋滋地饱餐一顿后,依着狐狸本性不由自主地伸舌头舔爪子,像只小猫嘤嘤唧唧。叶修躺在床上用毛绒绒的爪子给肚子画圈,美其名曰:饭后消食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回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赶到中天,把他衣角的露水消干。绕过众人院落,婉拒江波涛众人的午饭邀请,急急推门而入,朝屋里人道:"前辈。"

      正在纸上作福作威的叶修被吓了一跳,抬起的爪子上还滴着墨,很显然在用周泽楷的文具玩耍。

      叶修朝他讪讪一笑,下意识拿爪挠头,黏糊糊的触感让他一愣,直觉屋里的尴尬气息直线上升。周泽楷看叶修的一串动作,不禁轻笑出声,意识到不敬后又生生忍住,嘴角细微地抖动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又走上前几步,笑意盈盈地看着叶修,叫道:"前辈。"

      叶修歪头看他,这也没别人了,难道是在叫自己?他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俊俏高挑的后生。

      "你在叫我?"

      "……嗯。"前辈忘了自己,周泽楷垂眸掩饰失落。

      转念一想又觉得这很正常,当年他不过是轮回的小学徒,修炼途中不慎落入陷阱,前辈恰好路过救了他。虽于己而言是似海深恩,但自己也许只不过是他救过的芸芸众生中的一粟。

      "你认错人了吧?"叶修绞尽脑汁回忆,翻出打娘胎起的记忆来寻寻自己与这小帅哥的奇遇,愣是没半点印象。

      叶修想不起实属正常,那时周泽楷少年初长成,脸还没长开,与现在还是有不少差别。

      看着他努力回忆的样子,周泽楷心里一暖,记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,他们重逢了。青年的声音清清朗朗,"没错",指着叶修的尾巴,继续道:"叶子。"

      叶修一愣,朝里的尾巴处是有着一小戳毛的颜色不同,不似浑身光亮的红棕毛,那处暗一些,像胎记似地呈一片叶子状,这是他爹娘为了区分他和叶秋弄的,叶修觉得丑,化为原形时从不翘尾巴。

      叶修顿时起了警惕,"你怎么知道?"

      周泽楷听出了叶修话里的防备,赶紧向他解释,但说起事来停停顿顿的,看起来更像编的。周泽楷有苦难言,第一次希望自己拥有蓝溪阁那个黄少天的话痨技能。

      好在周泽楷说的词语都是重点,叶修也能想出个大概。屋子里的陈设早就道出了主人的性格,加之周泽楷这热锅蚂蚁努力解释的模样,叶修心中已信了七八分,心里惊叹周泽楷在那么惊险的情况下还能如此观察入微。

      心里对周泽楷的实力十分好奇,忍不住约架:“我们来切磋切磋?”

      “不可!前辈…伤没好。”周泽楷断然拒绝,一是为叶修身体考虑,一是他绝不乘人之危。

      叶修狡黠一笑,说道:“谁说跟你武斗了,我们来智斗。武斗等我伤养好了再来。”

     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,复而又怀疑地上下打量叶修这幅狐狸样,想着那双爪子要怎么执棋。

      “别小看我。”红狐叶傲娇地哼哼,自以为很是高傲,落在周泽楷眼里只剩可爱一词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低头微笑,无奈摇头,问道:“木狐狸?”

      见叶修点头,他翻开柜子拿一盒出黑白棋,盒子上已积了不少灰,他拿起一旁的巾布细细擦干净,发了一阵呆,才回身朝叶修走去。

      “你这是有多久没玩了?”叶修看着陈旧盒子惊讶道。

      “没玩过。”周泽楷十分诚实地摇头坦白,师傅跟他说过,人生第一盘棋定要最喜欢的人一起。

      叶修张口结舌,“那…那怎么斗?”

      “我曾…观棋无数。”周泽楷腼腆地朝他笑,薄唇微抿,眼尾弯弯,温柔成了一道春风。

      叶修被这过于明媚的笑容晃一会,谁会忍心苛责这么一个貌美公子呢?

TBC.

评论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