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泉子

周叶双担

【周叶】天赐狐精 4


      可叶修左等右等,就是没等到心中的场景。两人散步消食时,叶修终于按捺不住,抬眼偷偷看身边的人,语气充满试探:"小周,我可能要回去了。"

      周泽楷身形一顿,"有人...在等?"

      "嗯...算是吧。"叶修转头嘀咕,"可能会被打..."

      一番天人交战,周泽楷斟酌地问:"叶修...救过...多少人?"

      话至此番,叶修算是知道周泽楷对他的心意避而不见的原因了,心里又喜又恼,情绪一时不能理清。

      "周泽楷,你什么意思?"叶修斜眼看他,不怒自威的典范。

      被点名的人沉默半响,决定把心里话说出来,"我喜欢你,希望是...彼此的唯一。"

      叶修偷偷窃喜,面上却还要维持表情,语气还是那般冷冷淡淡:"所以,你觉得我另有他人?"

      周泽楷点头,又摇头,乖乖地回答:"一开始...后来不是。"跟叶修熟悉之后,他直觉叶修不是那种人。但每次周泽楷问他那边是否有人在等时,他不否认的回答让周泽楷再次心陷沼泽。

      叶修笑开了眼,"后来怎么就改了?"

      "因为是你。"想着叶修要走,周泽楷心里说不出的难受,来不及顾忌之前的纠结,嘴快地把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  两人皆是一愣,叶修没想到周泽楷不说则已一说惊人,高兴得嘴都要咧到耳后根。周泽楷不自然地把头转向一边,眼睛却不受控制地瞄着叶修,不想放过他每一个表情。

      "呐,小周,我喜欢你一个人哦。"

      "所以,刚才那四个字再说一遍?"

      叶修面染绯色,言笑晏晏。

      晃得周泽楷移不开眼,他半步转身,揽住叶修的腰肢,把人轻轻拢进怀里,低头在他耳旁一字一顿说道:"叶修,我喜欢你。"

      叶修回抱,把脸埋进周泽楷怀里,发出闷闷的笑声,问道:"有多喜欢?"

      毛绒绒的大脑袋在叶修的脖子上蹭了蹭,思索一会,诚实地回答:"我不知道。"

      "哄我一句会死呀?"叶修笑骂。

      "不会骗你。"

      千丝万缕的柳絮迎着微风摆动,系住岸上相拥的恋人。

      两人确定心意后,一如既往地相处,没有刻意公开也没有遮掩,似乎除了晚上睡觉时叶修不再化形,一切都跟没在一起时一样,就是有一丝怪异的感觉在缠着叶修。

      晚上叶修抱住周泽楷盯着看,左思右想,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,他们还没进行人生大和谐!

      但叶修想到一根大东西要捅进那么小的地方,不禁头皮发麻,他抖了抖身子,这事还是先放一边吧。

      他放开周泽楷,滚到床的另一边,生无可恋,要不明天下山去找找话本子?

      周泽楷好笑地看着他,虽然不知道叶修在想什么,但他的眉头一皱一放的模样实在可爱。

      他凑过去,把叶修揽在怀里,蹭着他后颈,问道:"怎么了?"

      "呃...我想明天下山一趟。"

      "一起?"

      叶修摇摇头,说不用。周泽楷只当他是想去玩一玩,也没再问,抱着人睡着了。

      自来轮回,这是叶修第一次下山,不认得这山间的路,由着周泽楷牵住自己。叶修只觉得这路短极了,一会就到了尽头。走前,周泽楷给他塞了面铜镜,说若是迷路可用它来联络。

      从山下回来的叶修一脸羞臊,完全没有下山时的坦荡荡,而是偷偷摸摸地进了房,趁着没人把画本塞进床缝的一个极隐蔽的小角落里。

      什么观音坐莲,什么男风房术二十二式,真是羞死人了!

      叶修把脸埋进枕头,耳面通红。周泽楷残留在枕头的气息淡淡入鼻,受了一天的思想刺激,小叶修不负众望地站起来了!

      估算着离周泽楷回来还有一两个时辰,他这才伸出手疏解小叶修,脸始终没离开枕头,耳尖红胜血。

      释放之后,叶修在床上发呆,像是散了架似地大字摊着。半响,一骨碌爬起来,脱掉身上的衣服,蹿进浴桶里,打开引水口,清泉入桶。

      三月的泉水还是冷的,叶修打颤着简单洗了会就跳出来穿上浴衣。把底裤扔进洗澡水里搓了几遍,又过一遍清水拧干。他套上一件衣服,蹑手蹑脚地跑去后院挂衣服。

      "叶修?"周泽楷的声音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  吓得叶修差点把刚晒的裤子拉下来,周泽楷走到他身旁,"这是?"

      "哦,我上山的时候很热,被汗水浸湿了,怕它发霉,就赶紧洗了。"叶修捋着周泽楷被风吹散在胸前的青丝,尽力面不改色道。

      "累?"

      叶修摇摇头,顷刻像小鸡啄米似地猛点头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笑了笑,他怎不知叶修在想什么,背对叶修蹲下身子,等他趴上来时一把抱住起身,不带一声喘,惹来叶修夸张的惊呼称赞。

      这一小段路周泽楷并不好受,不是因为身上的人有多重,而是叶修太不安分,一双手四处乱摸到处点火。他托着叶修的两只手,狠狠捏一把,才把心里的气缓一缓。

      叶修趴在他身上晃着腿,掐住他的耳朵,调侃道:"周童子,怎么这么猴急呀?"

      "就小...四十年。"周泽楷没底气地维护两人在仙妖两界微小的年龄差。

      "这可不对了,小一年都是小。"

      周泽楷踢开门,又勾腿将其合上,把身上磨人的小妖精放到床上,俯身过去,双手撑在他身侧,情欲从眼底涌现,"我可不小。"

      叶修咽了咽口水,眼神期待。周泽楷揉了揉他的头,没再对上他的眼睛,起身去沐浴。话本里说好的兽性大发呢?叶修怨念地一路目送周泽楷。

      叶修哼哼,敌不动我动。

      他脱去其他衣服,只着一件薄外衫,故作妖娆地朝周泽楷走去,看见男人眼里的情绪,他轻笑一声,抬脚将要踏进桶里,却被一只大手握住,他听见周泽楷哑声道:"叶修,别。"

      "为什么?"叶修心一惊,一个男人死活不跟恋人这样那样,还能为什么?绝对有问题!

     周泽楷低头抚揉叶修的脚踝,解释道:"我想...一辈子...对你负责,成亲...再..."

      叶修一愣,感情里先主动的人更没安全感,他也不例外。他以为是自己一头撞南墙,没想到墙是软的,而且回抱住了他。他拉开周泽楷的手,踏进去,任由外衫浸湿,伸出双臂攀上他的颈脖,亲昵地蹭着:"等我回家拿聘礼。"

      "嫁妆。"周泽楷低笑纠正道,气息有些混浊,声音低哑。

      叶修指着周泽楷的一柱擎天,坏笑道:"喏,这个怎么办?"

      话音刚落,手臂就被周泽楷拉下,他覆着叶修的手,无视欲拒还迎的抗拒一路向下。

      "你快了吗?我手都麻了..."叶修趴在周泽楷的肩头,面若桃花羞赧不已。

      "...嗯。"

      嗯个大鬼头!二刻前你就这么说过!这家伙真大...

      周泽楷释放后,将自己和叶修的身子擦干,找了件新浴衣把叶修包住抱去床上。叶修累了一天,沾床就睡,周泽楷眼神无奈又宠溺,默默帮他把头发擦干。

TBC.

啊咧咧,儿童学步车~(´▽`ʃƪ)

评论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