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泉子

周叶双担

【周叶】天赐狐精 5


      第二天晨光刚刚照进屋子里,叶修挣扎起身,迷糊糊地坐着,时不时钓鱼,眼皮硬是睁不开。早就醒来的周泽楷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觉得好笑,把人拉到怀里,低声哄道:"再睡一会?"

      "不...我要回家叫爹娘来提亲。"刚睡醒的声音软软糯糯的。

      "我跟你去。"

      叶修顿时清醒,"不行!我爹会打死我两的!"

      "...那我更...不放心。一起。"周泽楷坚定道。让叶修一个人回去被打,他会心疼。

      "哎哟,小祖宗,我还有阿娘罩着,一个人回去我爹的气不会太大,带你回去铁定被打。"

      周泽楷不了解叶修父母,从他的只言片语里知道叶父固执但怕妻子,而妻子又极疼爱孩子,想着叶修回去不会受什么皮肉之苦,也就放心了,晚点见老丈人也没什么,等叶修愿意了再一起去。

      按理说,到叶修家乡最多只需五日,而之前隔三差五地给他传信,可距他离去之日已有十日,周泽楷不知传了多少封书信,皆如石沉大海。

      "你们...真的成了一对?"江波涛讶异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点点头,提前把半个月的文卷批阅,叫来轮回众人,"我不在...之时,一切,听江。"

      方明华沉吟半响,斟酌开口:"你真的要去?"

      "非去不可。"

      话音未落,门外传来一声大吼:"我看谁非去不可!"

      "老门主?!"杜明惊疑不定,低声抱怨,"他怎么来了?"

      "呵,孽徒干出这等龌蹉事,我怎么能不来?"

      "嘭"地一声,房门被踢开,老门主背着手怒气冲冲地走到周泽楷面前。

      无视周泽楷领着众人行礼,从鼻孔里哼一声,咬牙切齿问道:"你当真要去找那男狐精?"

      "他叫叶修。"周泽楷直起身,仍是一副尊敬状回道。

      老门主脸更黑了一层。

      "你有锦绣前程,何必为他毁了自己?"他沉默半响,转变策略,采用怀柔计谋。

      "喂,这世上有哪条法文说仙和妖不能在一起了?嗤,老古董。"孙翔仗义执言,他是周泽楷一手提拔的,入门时老门主早就交权了,全然不怕老头子。

      "你...你!哪来的毛头小子,胆敢如此不敬!"老头子气急。

      "师父,徒儿,非他不可。"周泽楷打断道。

      "呵,你这是下了死决心了?非他不可,非去不可?"他怒其不争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  "那要看你今天走不走得出轮回这山门!"

      "师叔..."江波涛刚要为周泽楷求情,便听得周泽楷的声音。

      "谢师父成全。"语气淡淡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拿起早就收拾好的包袱,带上他的碎霜荒火双刃,便众人一揖,转身出门。突然手臂一紧,是江波涛,他身后的轮回众人皆是凝重神色。周泽楷朝他们淡淡一笑,承诺道:"我会回来。"

      顿了一会,继续道:"江,可否...拿套衣裳,山下...等我。"

      江波涛投去疑惑眼神,而周泽楷解释道:"他鼻子灵。"

      至此,江波涛知道怎么劝都没用了,他放开周泽楷,依言办事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踏出门槛,阶下排排站着众轮回弟子,他抿了抿唇,说道:"暂听...副门主行事。"

      声音不大,威严具在。众人齐刷刷地跪下答应。

      他迈下阶,第一阶,"啪",背后传来麻辣的痛感,师父未尽全力。

      "喂..."孙翔刚出口就被方明华捂住了嘴,朝他摇摇头。

      走完台阶,身上血淋淋地印了五道伤,周泽楷运出灵力护着内脏,这伤不过皮肉之痛,哪及得叶修的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  "啪...啪..."这次师父使了全力,可就差一点了。

      一鞭落下,周泽楷没能挺住,吐了一口血跪地,他随意一抹,泛白的手指抓着碎霜青筋突起,挣扎起身,摇摇晃晃靠近山门,风声传来,他轻轻勾唇,就着师父的最后一鞭借力甩出山门。

      老门主看他这副顽固不化,抬起手要再来一鞭,被孙翔一把挡住,"喂,君子不出尔反尔!"

      老头子哼了一声,甩下鞭子,气呼呼离开。

      "这人可真狠,他就这么一个徒弟,打死了不怕后继无人吗?"唐昊为周泽楷抱不平道。

      门中老人方明华摇了摇头,叹道:"老门主已是手下留情。"说完,也不再解释,径自走开。

      江波涛在山下侯着,看见周泽楷脚步略微不稳地走下来,他赶紧迎上扶人,把东西交给周泽楷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接过,抿了抿唇,血腥味梗在喉里,眼神认真感激江波涛,嗓音沙哑:"谢谢。"

      "我们等你。"江波涛在他身后喊道。

      他轻轻点头,抬脚向前走。周泽楷在山下找了家客栈,虽然师父手下留情,但十一道鞭子对于他来说还是够呛,他不得不先休息一日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趴在硬床板上,掏出包袱里的膏药,极为艰难将其抹到背上。他不住地想,叶修今在何处,在做何事,可还好。

      对了,自己曾送予叶修的铜镜。周泽楷运功探寻铜镜的位置,镜中映出“青丘之国”字样。

      看来是到家了,周泽楷松了一口气。
 
      他昼夜不息,不消三日,便到了青丘之国,御剑至空中,他犯难地看着眼前被结界保护着的青丘。不硬闯进不去,却又不能硬闯。

      没法,周泽楷只能在青丘入口附近找家客栈,换了件衣裳,到酒楼探听消息。

      "如何...入青丘?"周泽楷拉住给他上菜的小二问道。

      或是怕惹上麻烦,小二神情紧张地敷衍道:"青丘?客官,那不是话本里伪造的吗?"

      周泽楷掏出一两白银,推到他面前,见人依然有些犹豫,又拿出元宝。小二讪讪地收下,一脸谄笑,低声对他说道:"青丘就在附近,怎么进得问斜对面的那家打铁铺子里的道师,他专门对付狐妖,入青丘的法子肯定有。"

      周泽楷微微挑眉,挥手让他下去。两指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敲着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  当晚,周泽楷套上夜行服,打开窗户跳下,绕进打铁铺后院,猜想主人应该住在东房,朝东摸着去,果不其然见东房还亮着灯,他理了理表情,"叩叩"敲门。

      "谁?"门里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。

      "本仙。"这是他第一次滥用仙权。

      里面的人一听这话,果然很快来开门,但依旧怀疑警惕地看着他。周泽楷径自走进屋子,使了一个小仙术,阴阳八卦凭空出现,吓得那人急急跪拜,"不知大仙到此所为何事?"

      "听说...你针对...狐妖?"周泽楷第一次发现不善言辞的好处,听这语气有多轻蔑。

      那道师一愣,冷汗浸背,"...是。"

      "可有...滥杀无辜?"周泽楷藐着他。

      道师急急摇头,回答:"吾只收犯事狐妖,不曾伤害无辜。"

      "何为犯事?"周泽楷追问。

      被问及这一问题的道师,底气上了一层:"勾引杀害凡人,视人为玩物。"

      "呵,你只做对...杀害...一条,其他...或无罪...或罪不至死。你可明白?"

      "是是,谨记大仙教诲。"他朝周泽楷磕几个头,半响,看向周泽楷,疑惑问道:"大仙为何着一身黑且不露面?"

      "本仙...岂是尔等...凡人...可见,若欲寻...本仙,乃蓝雨庙。"坑好友一把手周泽楷。

      说罢,故意在他面前御剑离开。

      因为怕露馅,周泽楷没有问道师进青丘的路,他不后悔,只要叶修回娘家时不会遭受无妄之灾,虽然他认为这小道师对叶修来说是一只小蝼蚁,但他要杜绝一切苗头。

      就在他在青丘的结界外转来转去时,两只狐妖凭空出现在他面前,朝周泽楷作揖,"上仙,国主有请。"

      跟在她们后面,周泽楷已猜出个大概,叶修也许是青丘皇权贵族。

      因为这俊美的容貌,路上不少女狐妖暗投芳心,被前边两个人叱道:"这可是太子驸马,你们想都别想。"

      "诶,阿姐,人家连个眼神都没给我们,你急什么急呀。"跟叶修一样伶牙俐齿。

      突然一阵风朝周泽楷冲来,他温柔地看向那个急躁躁的红衣身影,张开双臂,宠溺地看着叶修扑进他怀里,收紧怀抱,埋头进叶修发间,像只大型犬嗅着他的发香。

      时间像是一刻滞停,或是身旁的人们都屏气凝声,或者两人创造了只属于彼此的时空。周泽楷只觉叶修出现的那一刻,天地皆失色。

      "叶修,你问我...多喜欢你,我还是...不知道。"周泽楷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  "没有你,我会...继续活着,但生活...无意义。"

      叶修搂得更紧,把脸埋进周泽楷的肩头,抵着的那块衣料有些湿。

      "你身上怎么有药味?"叶修的声音有些哑,瓮声瓮气地说。

      "没事。"

      叶修还没来得及开口细问,就被叶父的咳嗽声打断,他越过周泽楷肩膀看去,自家父亲脸色很差,他戳了戳周泽楷的腰窝,退出怀抱,两人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  "父亲。"叶修作低眉顺眼状叫人。

      周泽楷赶紧朝人行礼,脑里搜索了半天的称呼,最后开口叫道:"丈人。"

      叶父欲发作又不能,负气背手走开,沉声说道:"叶修,带上他,跟上!"

      叶修开心地拉着周泽楷跟去上,低声对他说:"放心,我爹他就是一时转不过弯来。"

      周泽楷揉着他的手,侧头说:"嗯。被打?"

      "没,有我娘在,他哪敢,再说了还有叶秋呢。"

      看叶修狡猾喜人的笑,想要将他藏起来不叫他人瞧见,周泽楷握紧了掌中的手。

      比起凡人的富丽皇宫,同为狐中皇族显得素雅些,更像是书香世家的院子,没有夸张的奢侈,宫里下人不多不少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  "这是泽楷吧?"未见其人先闻其声,叶母远远从隔间中走出来,虽已育有两个孩子,身姿依旧曼妙如少女。他身后跟的是叶修的复制版,这第一眼周泽楷还愣了会,叶修提起过他有个双胞胎弟弟,却没想是如此相像。

      但不一会,周泽楷看出了兄弟俩的差别,叶修懒散潇洒可爱实力敛于内,叶秋更倾向于实力外露。

      答应叶母后,周泽楷安安静静地站在叶修身旁微笑。师父告诉过他,如果不知道说什么,微笑就好了。

      "你就是拐走我哥的那个野男人?"叶秋话刚说完就被叶母捏起一块臂肉,嗷嗷直求饶,"你怎么和你爹一个样,你哥多久才回来一次,要不是他俩要成亲你现在能见你哥?还不好好感谢人家。"说罢,朝叶修递了个"放心有娘"的眼神。

      "诶,娘,你这是在卖儿子,这个人一看就不靠谱,而且还是仙。"

      "哟,叶秋,你之前认识他吗?平白无故地说我家小周坏话。"叶修可见不得周泽楷被污蔑,对着自家弟弟就是一顿嘲,反正他也被自己嘲惯了。

      "哼,还你家的...有我没他!"叶秋很吃味,混蛋老哥离家出走这么多年,回来竟然是因为要成亲,原本他俩就骨肉相连,现在像是硬生生给他们多加了个兄弟,在混蛋老哥心里的那一点点地位眼看就要不保。

      "哟,还上劲了,我两之间啥时候有他人了?你别告诉我娘当时怀的是三胞胎。"叶修吊儿郎当地调侃道,话音刚落,就被叶母一掌呼噜在脑袋上,"瞎说什么呢?你两兄弟谁也说不得谁,一个样。"

      说着挤开叶修,拉周泽楷去逛院子,一路上给他讲青丘的风土人情,宛如一对亲母子。叶秋朝他们的背影切一声,不屑道:"美男计。"

      "谢谢你夸我们家小周帅啊。我先走了,弟弟?"十年的抗争也算是有好处了,本就觉得愧对他的阿娘在他两天三夜的渗透下,愿意做他俩的靠山,强硬起来不输任何男子的阿娘硬是让旁人不得多说一句闲话。

      他挽着周泽楷的手,走在阿娘身旁,偶尔补充,偶尔和弟弟斗嘴,瞥过小角落看见正偷窥的阿爹,叶修在这天笑酸了眼。

      人生乐事有三,伴侣在侧,父母健在,知己两三。

END.

评论

热度(29)